首页 >  散文 / 正文

映一帘灯花心绪

2019-11-27 09:36:45 散文 66 ℃ 万圣文章网

寒凉暮阳没在山林,一缕缕细柔不紧不慢的如约到了身边。日子,在我的心间穿行,送走没有飘零的冬,在暮色西篱的银光世界里,迎来清新草青的季节。天,放晴,微微的风,浮在画角。慢卷珠帘,让一米阳光投进,斜洒光滑的屏上,折射,发散芒束,反沁起伏的心房,似乎,亮了隐秘的灵池。

习惯依在案台,听着旋律,思沉文丛。手机鸣动,好友的祝福从老家递来。妹子,昨晚我做了个梦,梦见你有了归所。我在老家,但愿我是第一个祝福你的人,笑眉无声。好久未提笔,好像脑子生锈了,想随笔几行,和你梦里的你,话语一番。知否?我就像回到了江南,回到了有你的那个园林,回到了漫天飞花梅开的画廊,听见你叫我的声音。你带着甜甜的笑,呓语喃吟什么,就你那表情,定是做梦了,沉在其中不愿醒来,怜着那缕清香,游魂云外,骑着驰向云海深处…

不忍,惊飞你的情趣,微微阑绪,移步,放目空旷的园子,昨天还是喧哗浮漾,此时寂静笼罩,只有几只鸟蛊惑长鸣,增添几分生气。看薄烟袅绕,缠缠丝络,细细剥离,它与素日有何不同,那叶浮萍,顺着水流,不知飘往何处。

借月河的陨石为砚,山峰化毫尖,以白云作笺,想留下你和我卿卿几点水墨。我怕,怕光阴风干记忆的河。幸福驻足的时间,像沙漏,留不住甜美的歌。我的手指,敲打着键盘,心曲蜿蜒九折,我的情感跌宕你的心窝。昨日,从外归来,遇到你,就说忙于手边的活。细碎的枝节,占去了几乎整个下午和一晚。也许你没有考虑过多,浓趣让你忘我,好则还记得身边还有一个我。担心冷漠了什么都不做的我,时不时送来你的进程。这边的我,被你前天的一句话纠葛,想化解,可就是挣不脱。我不是不解风景之人,如果你心里另有她人,我会识趣把自己降格。被抢走的爱人,不是爱自己的人。我间接抛出话题,以求得你给我一个说法。我思量着,揣度着,也知道你会给出我想要的答案。一团迷雾化解,我的心里依然淋漓着你清晰的影子,如若初见。

自离开那刻,思念的窗从未关上。白天想你的忙,夜里想你何时躺在床上,是否也像我一样挂着寒凉?漫漫的夜啊,让我无眠枕上,想起来,起来披衣和你说话,可看到却是迷茫,眼就那么那么搜捕着,明知道毫无结果,可还是望着有你的方向。把你给我的照片贴于心口,借着帘外微弱的光,一张张,反反复复,细细致致,端详。用手轻轻抚摸你的眼镜,你的鼻梁和你的欲语柔唇。小声说着你能听懂的话,喋喋不休,声声息息,流长。在你面前,我像半老徐娘,一直不停的说啊,说啊,有时自己都觉得冗长,可你却说从未嫌过,耐着性子听我说东道西。暮冬的夜,不短不长,我依着思念,细数着天上的星星,度过难捱的时光。

我,依旧守在最初的地方,看着陌上的飞尘,等待着,等着你来履行给我的梦。时针,转过了一小时,一天,一月,一季…而你始终未出现。不愿你离开我感应边沿,每天听着你给我的那支曲子,轻轻抚摸那件灰色的音盒。伸手,想触摸你,冰凉,没有温度。忍不住鼻子发酸,哭着打开交流的札记,一页一页翻看,你的神情变幻不定,时而笑声朗朗,时而幽默无声,时而嬉闹打趣。眼光滑到别离那天,因为一位朋友造访,从早到晚脱不开身,送走客人,急急忙忙来见你,你,没了踪影,只留下:亲,在吗?我马上走了,回来联系你!泪簌簌直流,敲着键盘,亲,我等你归来。以后不许你这样不声不息走开,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吗?想埋怨你,可痛处细软抽紧,叹气落在你的远足背影里。

沉思,冥想,你的幻形惊醒了我沉魂的梦幻。你要外出,参加一个朋友邀请的宴会。我的心,慌了,我的神,乱了。多么不忍你的离去,可我只能,也只能留守家里,等待。默默望着你远离的背影,泪珠在眼眶里打旋,滚动,最终还是落在案台,碎落一片。我一下子从暖秋,跌进大雪纷飞的冬天,无边无际,远去的寂寞又回到心间。世上最惨烈的苦痛,就是被情遗忘在某个角落。你,临走前丢下一剂安抚,我会永远爱你,陪伴你。在一起的日子久了,你也就明了我的心。你,一步一声亲爱,留给我太多的思绪,在触不到你的光阴里,满满的思念占据我大脑的空白,无暇感伤秋的瑟缩,世界的冰凉。

华光,央于窗棂。我似乎看见了你,从江南的古巷深处走来。我听见了一曲清乐,从竹林那涯水溪射出的光束中,荡旋。我感到了你离弦的思箭,放开翅膀,穿越空野,搜寻,你心底的芳影。你抬手触及,那颗跳跃的心。我在翰林徘徊,把切骨的思,入髓的怜,炙热的情,炫脉的臆穿成等待,拉长耳朵聆听那声划破夜空的长笛鸣响。将惆怅、忧虑、埋怨织进等待,灵长视角,辨析风向,闻揽“亲,我来啦”潜荡心坎。奔向,你每次必经的路口,守候,温润的笑容次第清晰。我穿越时空距离,没入你那温暖的环抱,闭眼,依着,赖着,骚耳的私语馨香…

一个人的时间过的太慢太慢,我虽行在文丛,与你纠缠不休,重回梦境,让你余温贴近我的心怀。我以为这样,就可以留住欢情,把孤寂把包封存。我错了,悲凉和孤苦还是袭来,想挡都挡不住。我不愿这样无着,啜泣抽肩,落寞氤氲左右,我伸出手臂,驱赶,不散。我想要和你一起,聆听,惟妙惟肖的轻曲。我想要那抹你曾经给我采摘的虹朵,我想要不老的明媚,还我一片绚丽的天。于是,我逃出黑暗的陋舍,穿过小径,奔向有人有声的绿茵城池。我独自跬步,一圈又一圈,我丢掉对你不满,仰望天空,一只鸟飞过。漂浮的白云汇成银河,把你隔在了彼岸。

一个人,守着孤寒的楼,度日。帘外渐渐暗下来了,喧嚣若隐。如斯静谧流苏中,嗅不到一丝暖息。陌生的飞尘,还是没有传来熟悉的音讯。凭栏,将发慌的眼神掷向远方,朦胧的云霞,朦胧的重峦,朦胧的树影,错络飘忽幻形。昼夜不息的思绪,在茫茫昏暗中穿行,曲曲弯弯延伸,延伸…

我不想回到触不到你的地方,可我无处可去,拉着长长的影子,披着微弱的星光,转回,回转在空寂深巷,静享清幽安好。

相关文章

标签列表
友情链接